世界首例遗体换头手术在中国成功实施-BlackHole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2017年11月17日,意大利都灵神经外科医生赛吉尔·卡纳维罗在奥地利维也纳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世界首例“换头”手术成功在遗体上实施,如他以往公布的,手术在中国由任晓平带领的团队操刀完成。

手术用时18小时,最终专家宣布,将一颗受损伤头颅的脊柱、神经和血管重新连接起来是可行的。

在这场新闻发布会中,卡纳维罗还表示,这场手术的完整报告将在未来几天内公布,同时他也声称,活体头颅的移植手术计划也会在不久以后公布。

“活体移植非常迫切,人类已经被自然主宰太久了。”卡纳维罗在发布会上说。

头部移植手术被卡纳维罗称之为“HEAVEN”计划,即“Head Anastomosis Venture”的缩写,意味“头部缝合的冒险”。“HEAVEN”官网介绍,这一手术的关键就在于一项名为“GEMINI”(双子)的脊髓重新连接技术,而卡纳维罗是这项技术的发明者。

“HEAVEN”官网资料显示,卡纳维罗是前都灵先进神经调节研究团队负责人,也是“双子”脊髓重新连接术的发明人。他1989年从意大利都灵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先后到美国、法国从事医学研究,并在美国取得医生执照,之后在意大利都灵大学医院工作了22年。

卡纳维罗的“换头梦”始于20世纪70年代。15岁时,他通过阅读接触了美国医生罗伯特·怀特在猴子身上进行的头部移植实验。但进入医学院后,他发现人类距离头部移植手术仍然遥遥无期,决心实现这一目标。

2013年7月,卡纳维罗第一次对外宣布要为一名俄罗斯志愿者做头部移植手术,立刻引起轰动,并备受争议,但他依然持续不断对外公布这一计划进展。直至2017年4月,卡纳维罗再次对媒体表示,世界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会在十个月内进行,手术安排在中国哈尔滨,由任晓平带领的团队操刀,届时将会有一位中国公民接受手术,而非此前公布的俄罗斯程序员瓦列里·斯比利多诺夫。

但对此,任晓平一直保持沉默。

卡纳维罗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曾介绍了他与任晓平合作的全过程,在他解决了脊髓融合难题之后,头颅移植手术的首要障碍就已经清除,但他却无法在欧洲获得手术所需要的支持,于是他转而向媒体公开了自己的计划。

2014年3月,韩国教授Kim C-Yoon加入,并开始在老鼠身上实验。

同年11月,卡纳维罗偶然间发现了一篇引用了自己脊髓融合研究的论文,论文中提到刚刚完成的老鼠头颅移植实验,但同时也提出,要在人类身上进行头颅移植,必须解决脊髓重新连接问题,而意大利的卡纳维罗正好提出了解决脊髓连接难题的办法。

于是,卡纳维罗立刻给该论文作者任晓平发了一封邮件,希望可以一起合作。

2015年,任晓平与卡纳维罗一起参加了美国神经与整形外科医师学会年度大会,会上他们分别对头颅移植计划进行了演讲,却遭受了批评。

“在那儿,没人对头颅移植感兴趣。”卡纳维罗说。

但哈尔滨医科大学校长杨宝峰也邀请卡纳维罗进行同样的演讲。同年8月,卡纳维罗来到中国。他演讲不久后,就获得了哈尔滨医科大学荣誉教授职位。

“这就意味着我的研究被他们认可了,”卡纳维罗说,“不久后,哈尔滨医科大学宣布我会协助任晓平在中国实施医学史上第一期头颅移植手术。”

随后,任晓平就与Kim C-Yoon分头对脊髓重新连接术进行实验。2016年1月,这一国际化组合对外宣布,任晓平所进行的动物实验都成功,成功验证了罗伯特·怀特曾经证实的结论——大脑可以存活下来。而且,他们都证实了,脊髓完全切断以后重新连接,动物也可以重新运动。

但他们的实验依然遭到了抨击。“任晓平的个性像孔子,性格温和,他不喜欢这样的攻击。“卡纳维罗说。

于是,此后卡纳维罗就只对外公布Kim C-Yoon的研究,而任晓平也一直继续着研究,不为人所知。

2016年11月,他们在格拉斯哥展示了用于头颅移植手术的虚拟现实系统。2017年2月,卡纳维罗、任晓平和Kim C-Yoon公布了研究成果,Kim C-Yoon的实验数据证明,纤维可以从切断的地方重新生长出来。

曾有人质疑,一具新的身体是否会给病人带来庞大的心理压力,但卡纳维罗对界面新闻介绍,实际上,这种手术的医疗术语为cephalosomatic anastomosis,意为把头和身体连接在一起,可以把它看作头颅移植,也可以看成身体移植,但是两具身体必需一摸一样,身高、肤色、人种、头身比例等等都需要一样,这也可以帮助接受了头颅移植的患者从心理上能够接受这一身体。

“捐赠遗体的人必须已经脑死亡。”卡纳维罗说。

但在国内,“脑死亡”依然是争议领域。国家卫生部门相关文件虽规定,脑死亡患者可在家属同意等前提下捐献器官,不过,脑死亡在中国并未立法。据财新报道,全国人大代表、无锡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长期致力于器官捐献、肺移植工作,今年他再次呼吁加快脑死亡立法。

陈静瑜表示,目前全球已经有130多个国家的法律认可脑死亡,中国目前仅有脑死亡诊断标准,尽管在学界和临床上得到了认可,但缺少法律上的界定。

头颅移植手术从道德和伦理上也备受质疑。如《新科学家》杂志也曾经就此评论:先不谈“身首异处”后头部是否可能存活,“头部移植”手术势必引来极大的道德争议。“比如说,如果病人康复后有了孩子,那孩子在生物上属于捐赠者,因为卵子或精子来自于新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