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政府懒得解决?有兴趣的人可以查一下相关报道。

准确来说,不是“在黄石公园杀人无罪”而是对于全过程发生在黄石公园特定区域的犯罪行为,由于诉讼程序法上的矛盾可能导致庭审无法进行。

有兴趣深入了解这一问题的的朋友可以阅读刑法学者Brian C. Kalt 2005年发表的论文《完美犯罪》(Brian C. Kalt, The Perfect Crime, 93 Geo. L.J. 675, 688 (2005))

我在这里简述一下Kalt教授对这一问题的讨论。

在美国刑事诉讼程序中有两个概念:

1.Venue: 刑事审判应当进行的地点,根据联邦诉讼程序法第18条,该地点应当定在犯罪发生的地点,各州诉讼程序基本也是如此规定;

2. Vicinage: 庭审中陪审团产生的区域,陪审员从该区域的成年公民中随机选出;

这两个概念由第六修正案联系起来: 嫌疑人有权受到犯罪地所在的州和辖区的中立陪审员审判(“an impartial jury of the State and district wherein the crime shall have been committed”),而根据1789年的《司法法案》,国会有权划定刑事案件的辖区,这一辖区并不需要和洲界完全符合。

打个比方:这就好比雄安新区在行政区划上属于河北省,但人大决定了,雄安新区的刑事案件归北京市的人民法院管辖,这就存在司法辖区和行政划界不一致的情况。(事实并非如此,只是为了方便理解举个架空的例子。)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即便存在辖区和洲界不重合的问题,总能找到两者重叠的区域并从中选出陪审员,比如找到居住在北京市法院辖区内的河北省居民,这就类似于数学上“交集”的概念。因此Venue和Vicinage之间的矛盾并未引起显著关注。

然而,黄石公园内一个面积大约50平方英里的区域难倒了法学家。该区域在刑事辖区的概念上属于怀俄明洲辖区,而在行政上的洲界划分上属于爱达荷州。因此,按照第六修正案的原文,如果有人在这个区域犯了事,应当由既属于怀俄明州辖区,又属于爱达荷州的公民担任陪审员。

在黄石公园杀人真的就无罪吗?-BlackHole

图:红色部分就是引发问题的“死亡地带”

那么,一共有多少人符合这一条件呢?

答案是:零。该区域只有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和观光客,没有常住居民。

因此,理论上来说,您可以去这50平方英里的“死亡地带”杀人越货,然后告诉检察官:“根据宪法修正案,我有权受到适格陪审团的审判,否则你们无法定我的罪。”

但Kalt教授在论文中告诉大家:先别急着去杀人,检察官还有很多办法让您在黄石公园混不下去。

首先,您很难确保犯罪的全过程都在50平方英里的特定区域内进行。杀人要不要预谋?要不要买凶器?要不要绑架受害人来到特定区域?这些过程总免不了会在其他地方进行。

其次,即使您可以避免刑事审判,同样的法律漏洞在民事审判中并不存在(因为第六修正案仅涉及刑事诉讼的陪审员选拔问题)。死者家属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完全可以用民事途径要求您作出巨额赔偿。

再者,如果您真的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引发了民愤,政府和私人机构完全可以招募志愿者移居到那50平方英里的无人区,没有哪条法律禁止给公民发搬家补贴的。(当然,这不过是作者一个脑洞而已,现实中这样做非常容易导致陪审员因为存在偏见而被排除掉)

最后,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有权解释宪法,按照第六修正案背后的立法目的,排除不符合条文本意的奇葩情况,堵上法律漏洞。

我个人还要补充一点:从现实的角度上来说,目前美国有超过95%的刑事案件不经庭审而直接通过认罪协议解决,因此除非是非死磕到底的命案,对于比较轻微的犯罪,嫌疑人也可能直接认罪了事换取比较宽大的处理,自己来说也可以避免漫长的庭审和羁押过程。

在黄石公园杀人真的就无罪吗?-BlackHole

Kalt教授的研究为一本名为Free Fire的小说提供了灵感,书中描述的正是一次无法得到审判的“完美犯罪”。

在现实中,2005年,一名叫做 Michael Belderrain的男子在黄石公园地区另一片因划界问题产生类似矛盾的地区因涉嫌非法射杀保护动物而遭到起诉。这片地区虽然有居民,但人数很少,会给组成陪审团带来困难。被告在认罪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可以死扛到底坚持要求庭审啊,倒要看看他们能让谁来当陪审员。于是,被告向上诉法院要求撤销先前的认罪协议,但法院驳回了他的请求。(案件号:United States v. Belderrain, 309 Fed. Appx. 259)由于本案争议焦点是认罪协议的有效性,所以法院虽然提到了Kalt教授指出的问题,但没有正面回应,也没有形成解决这一问题的判例。

在过去几年间,Kalt教授一直在呼吁国会重新划定辖区,堵上这个可能遭到犯罪分子利用的法律漏洞。例如,参议员Mike Enzi在读了小说后,就曾经要求司法部审议这一问题,但背后涉及的问题非常复杂:重新划界不仅是一个行政问题,而且涉及到第九和第十巡回法院辖区的调整,不是行政部门自己可以决定的,因此这一问题目前依然悬而未决。

总之,还是请记得Brian Kalt教授的忠告:无论如何,别去黄石公园杀人。